快捷搜索:  

上海相册II|⑧他世界

您的(de)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编者按】由于早期工作的(de)原因,陈宇辰每天上下班的(de)路上会途经陆家嘴,他(ta)自然而然地被城市天际线所吸引。这是(shi)他(ta)拿起相机开始拍摄的(de)动机。他(ta)偏爱在夜间或者是(shi)傍晚清晨的(de) magic hour 时间(shijian)段,原因是(shi),通常这样的(de)时间(shijian)去拍摄城市会比白天时间(shijian)段获得更多的(de)颜色层次和更饱满的(de)氛围感。他(ta)将这一系列称之为《SHANGHAI 20XX》。
正是(shi)这样的(de)时间(shijian),给城市蒙上了一层滤镜,加上后期制作的(de)加持,照片呈现出一种魅惑的(de)赛博式的(de)观感。天光属于白昼,自然而然,而摄影和夜色则联手创造了超自然的(de)光。显然,作家于是(shi)第一眼就看出了摄影师“你(ni)虚构的(de)场景吧和虚构的(de)理想”,进入到这被他(ta)称为“他(ta)世界”的(de)领域,真实与虚幻在此交叠,你(ni)是(shi)否也想进入其中,成为城市肖像的(de)一部分呢?还是(shi)让它(ta)们(men)维持在它(ta)们(men)的(de)影像中,让自己成为画外音?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他(ta)世界
夜里,你(ni)总在分析光。
绿化带的(de)林木长高后,会被砍去顶端,坐在伸缩车篮里的(de)环卫工人(ren)慢慢凑近鸟的(de)住所,电锯作业后露出裸露的(de)树干横切面,在好(hao)几天里白得刺眼,然后渐绿渐灰渐棕,再过一年半载就几乎看不清伤口了。然而,被清空的(de)那一截视(shi)野总是(shi)很刺眼,因为外环路边高耸的(de)路灯不能再被树木遮掩,每天傍晚都会从青白色亮起,迅速变黄,亮一整夜。它(ta)们(men)应该是(shi)飞机下降时有治愈力的(de)暖黄色,仪仗队(dui)般统一、呆板,不断复制乃至壮阔。
夜里的(de)灯越变越刺眼。为了让电子眼认清车牌,门口的(de)LED聚光灯必须亮到高强。那样的(de)冷白光毫无人(ren)性,更适合在地标摩天大楼的(de)尖顶,借着云雾水汽,模拟赛博科幻,机械坚挺、持久、且有光,足以映照人(ren)类的(de)弱。但通常它(ta)们(men)不会聚集或重叠,因这终究是(shi)城市,不是(shi)基地。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城里总有柔软的(de)光。最熟悉的(de)饭馆在巷内深处,直抵三层的(de)霓虹招牌不知怎的(de)已有复古感,红艳艳的(de)中国字一笔一划被光勾勒,是(shi)当代的(de)书法。霓虹的(de)光也似乎总在模仿墨在纸上洇开,要在空气里迷蒙一点,略微膨胀一点,假装让人(ren)忘记灯管的(de)坚硬。雨水会很有用。
梧桐区路灯的(de)柔软来自于适宜的(de)亮度,照亮梧桐和落叶即可,无需把路人(ren)网红的(de)妆照得太清晰,还要有充分的(de)阴影,落在拥吻的(de)人(ren)周围,完成一次匿名的(de)密接。映照在百年历史的(de)红砖墙上的(de)光应有主动安抚文物的(de)手法,半明半暗中,衣服都收回去后,晾衣架回归本我(wo),自成剪影,起劲地拼凑抽象画。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夜光总是(shi)积聚在新城区,寄生物似的(de)剧烈繁殖,附着在建(jian)筑体内外,只有在夜里,那些造物才显得通体晶莹。停在陆家嘴十字路口的(de)你(ni)仰起头,感觉自己在看一幅静物画。城市的(de)静物画里没有水果、花朵、鲜鱼,只有光的(de)矩阵、光的(de)流线。枝形水晶吊灯的(de)扁平化。
光的(de)垂直分布形成一种魅惑体系,好(hao)比城市自带的(de)滤镜,在重点部位提高亮度,夜色增加了对(dui)比度,增加了颗粒感,建(jian)材的(de)边缘全部失去锐度乃至轮廓,光所携带的(de)空气感令沉重层叠的(de)高级写字楼变成轻盈的(de)空中楼阁。光让建(jian)筑物暂时失去重量、色彩和质感,符号化的(de)指向过于明显,像用一支油画笔在明信片上涂色,也像用一把沾满果汁的(de)冰锥戳破夜幕。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在长龙般的(de)尾灯、前灯和红绿灯中,你(ni)回到自己的(de)家,一抬头,摇曳的(de)书影间有一双微小如豆的(de)红眼睛,那是(shi)探头的(de)问候。你(ni)会希望自己的(de)身体没有光。但你(ni)不希望家里没有光,熟悉的(de)亮度带着人(ren)工的(de)色温,温暖你(ni)的(de)每一个房间,你(ni)走到哪里,光就亮到哪里,像你(ni)的(de)影子。
习惯了高架路灯远远投射而来,还要习惯小区楼体外的(de)装饰灯,外界的(de)光蔓延到你(ni)的(de)床边,你(ni)阳台上晾晒的(de)浴巾,你(ni)茶几上吃剩的(de)橘皮,你(ni)洗完澡裸露的(de)皮肤也像是(shi)蒙上了那层光。你(ni)就像你(ni)夜里走过的(de)马路,雨后的(de)路面上泛着湿漉漉的(de)光的(de)倒影。你(ni)只是(shi)光的(de)载体。
光的(de)生魅,总在夜里。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光的(de)祛魅,总在白天。
光还原成天光,自然的(de)魔力过于自然,你(ni)要别有用心才能发现。你(ni)喜欢的(de)时刻包括:从后视(shi)镜里看到西沉的(de)落日,前方看到初升的(de)上弦月;从与外滩垂直的(de)小马路里看到从东方明珠背后升起的(de)朝阳;从雷暴云团的(de)缝隙间泄露出的(de)一丝日光;从起飞的(de)飞行器上反射出的(de)刺眼光芒;林立的(de)楼宇间挤出的(de)一丝金灿灿……本来,天光根本不需要你(ni)专门去“看”就会有,哪怕没有人(ren)知道最初的(de)光从何而来,什么颜色,什么亮度,照亮了什么。明明这么神秘,却又如此被漠视(shi)。
过多的(de)细节曝露在天光下。如果你(ni)太爱这个城市,就没办法看清你(ni)想看清的(de)一切。
就连电子设(she)备发出的(de)光亮也被天光稀释了。或许正是(shi)因为缺失了电子感,白昼的(de)城市肖像很容易显老。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城市的(de)肖像很难完成。
不存在全景,如同不存在同时显现的(de)昼夜。不存在特写,如同分子原子之下还会有基本粒子。你(ni)只能在适中的(de)角度,做一些拟人(ren)化的(de)概括。地标,五官;桥体,脊柱;高架,动脉;支路,毛细血管;路面,皮肤;行道树,头发;楼宇,肌肉;公园,肺腑……海有海的(de)神,云有云的(de)仙,花有花的(de)鬼,你(ni)可以把城市空间里的(de)一切赋予人(ren)性,并以为这是(shi)一种反物化的(de)爱。
如果在这幅肖像里,拟人(ren)的(de)城市四肢健全,那么,个体的(de)人(ren)类就必将显得渺小,如影子般转瞬即逝。哪怕站在前景,人(ren)也会在速度中失去身体、头部、或只有裙摆的(de)人(ren)。人(ren)与城,几乎不可能平等地出现在同一幅肖像里。
在给城市创造肖像的(de)时候,无以计数的(de)建(jian)造者隐形于人(ren)造物,一代又一代生存者化为尘土。天光照亮万物,以及人(ren)造物,但肖像里的(de)光不会如此公平。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肖像里的(de)光都经由设(she)计,有所偏爱。
滤镜的(de)祖先是(shi)伦勃朗和卡拉瓦乔,是(shi)透纳和莫奈,是(shi)达·芬奇和拉斐尔。我(wo)们(men)对(dui)光和色的(de)审美并不来自于天光的(de)教养。这种审美迫使你(ni)无法满足于“自然的(de)自我(wo)呈现”,尽管那曾是(shi)十九世纪中期对(dui)摄影光绘的(de)定义。时至今日,影像多半是(shi)自然与城市的(de)“他(ta)者呈现”。
你(ni)喜欢让城市里的(de)灯光变得更像宝石,或是(shi)像六十年代幻觉体验者们(men)经由化学的(de)方式看到的(de)非自然的(de)光与色。这是(shi)一种有趣的(de)巧合,摄影也是(shi)化学反应,从银版开始,光就在化学过程里凝固成颗粒的(de)团聚。赫胥黎好(hao)奇地服下麦司卡林,无比期待视(shi)野里出现传说中的(de)幻象——所有的(de)幻象都可以清晰地归为同一类。风景、建(jian)筑物、集聚的(de)宝石、发光的(de)精致图形,浸入超自然的(de)光、色彩、意义的(de)氛围,凡此一切,都成了心智对(dui)跖点的(de)构造之物。何以如此,我(wo)们(men)并不知晓。宝石之所以珍贵,是(shi)因为它(ta)们(men)与人(ren)在幻象之中所见的(de)发光奇迹物有一点相似。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那种能达到幻觉级别的(de)明亮、纯粹的(de)色彩正是(shi)“他(ta)世界”的(de)特征。“在所有的(de)幻象经验中,超自然的(de)光和色彩很常见,同时还伴随着人(ren)对(dui)更高意义的(de)识别。”公元前希腊神庙里的(de)光,中世纪哥特教堂里的(de)彩色玻璃,都循着这种光与色的(de)逻辑。赫胥黎在《感知之门》中还提及陶瓷的(de)特殊美感,“温柔地散发光泽的(de)釉彩在圆滑光洁的(de)器具表面呈现出的(de)那种弯曲的(de)反射之光。一言以蔽之,这一种美,或隐或现地提醒凝望者,它(ta)很像是(shi)‘他(ta)世界’中那超自然的(de)光亮和彩色,于是(shi),凝望者便被传送到‘他(ta)世界’之中。”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凝望夜空中建(jian)筑物的(de)顶端,无论什么造型,都能感受到距离。一种邀请所有人(ren)动用修辞的(de)距离。一种拒绝所有人(ren)与之并置的(de)距离。
摄取时你(ni)就带着这种知觉,于是(shi),你(ni)只能臣服于再创作的(de)方式,比如大家都擅用的(de)滤镜,哪怕那只是(shi)数码公司(gongsi)(gongsi)霸权营销的(de)一种消费品。再创作给了你(ni)虚构的(de)激情,似乎我(wo)们(men)真的(de)可以在微观层面修饰光的(de)质地,完成城市的(de)肖像——幻觉中的(de)符号化的(de)五官立体四肢健美没有赘肉的(de)完美形象。
你(ni)当然知道这是(shi)幻觉,但这不抵牾你(ni)的(de)现实感。你(ni)生长于星球大战的(de)时代,丝毫不介意看到人(ren)们(men)挥舞光剑,甚至期待超光速的(de)瞬间传送。赛博文化与你(ni)一起度过青春期,机械姬是(shi)你(ni)欣赏的(de)型。你(ni)认可性感有机械的(de)一面,也就是(shi),无人(ren)性的(de)那一面。简而言之,你(ni)希望用化学的(de)方式获取酸性的(de)体验,那是(shi)未来许诺给你(ni)这代人(ren)的(de)幸福感。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你(ni)虚构了什么?一张张明信片寄给我(wo),如同寄给盲从的(de)外星人(ren)的(de)邀约。你(ni)虚构了瞬间的(de)遐想,虚构了阴影里的(de)无,虚构了空间在时间(shijian)里的(de)永恒,虚构了路人(ren)的(de)方向。就像在翻看一本年代确凿的(de)漫画书,我(wo)不停地找,但没有找到超级英雄。
我(wo)可以这样想:这就是(shi)你(ni)虚构的(de)吧,那么多花招都没能、或根本不曾试图掩盖:所有的(de)英雄都是(shi)光的(de)基本粒子,被纳入城市肖像的(de)每一个点阵,哪怕没有任何人(ren)的(de)形象能被看清。你(ni)虚构了一场所有人(ren)参与、但都必须隐形的(de)城市运动。这些画面里的(de)叙事足可追溯至千百年前。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我(wo)也可以这样想:这是(shi)你(ni)虚构的(de)理想吧。人(ren)建(jian)造了奇迹,却常让人(ren)失望,所以你(ni)更欣赏一个空无一人(ren)的(de)他(ta)世界,让物的(de)存在覆盖人(ren)的(de)存在,像在某种名为废墟的(de)滤镜里。反讽的(de)是(shi),你(ni)如此费心地在每一颗光点周围处理物质的(de)美,控制色的(de)度,挑选避开人(ren)群的(de)角度,把握机器的(de)速度,折叠并拼贴画面,而这种美的(de)定义却是(shi)大部分人(ren)在这个时代最认可的(de),这难免会让你(ni)显得有点谄媚。
也许,你(ni)更喜欢遥远地观赏高冷的(de)白光勾勒出城市的(de)五官,喜欢幻觉在内心埋伏,而未必喜欢走进那些楼里、走进那些光点中、走进真实中的(de)乏味乃至落后的(de)文明。你(ni)不想进入那些作为证据的(de)符号。就让符号停留在符号的(de)位置吧。就让物维持在物的(de)影像中吧。就让自己成为城市肖像的(de)画外音吧。如其本来所是(shi)。陈宇辰作品

陈宇辰作品

来自他(ta)世界的(de)明信片都被我(wo)收好(hao)了。事实上,应该说是(shi)把它(ta)们(men)叠加在了关于这座城市的(de)所有幻觉之上,并发现幻觉的(de)同质化颇令我(wo)感伤。但我(wo)知道,有些收件人(ren)反而会因为这样而心安理得。
我(wo)知道你(ni)会回到天光下,睁不开眼。
也知道你(ni)会回到探头的(de)那双红眼睛里,成为它(ta)的(de)肖像画的(de)唯一主角。
今晚的(de)树木不会在幻觉中突然生长,不会遮住高耸至几十层楼高的(de)路灯洒向半空的(de)光,也永远遮不住更高处的(de)月光。我(wo)知道你(ni)会用那束被挡住的(de)光来计算时间(shijian)。
只有光不在乎走多远,不在乎等多久。
 
文字作者简介
于是(shi)。作者,译者。著有小说《查无此人(ren)》《你(ni)我(wo)好(hao)时光》等,译有《橘子不是(shi)唯一的(de)水果》《时间(shijian)之间》《黑暗塔》等欧美文学作品。

摄影师自述
《SHANGHAI 20XX》的(de)拍摄始于2016年,是(shi)记录我(wo)眼中的(de)上海城市街头的(de)一个系列。由于早期工作的(de)原因,每天上下班的(de)路上会途经陆家嘴,自然而然地被城市天际线所吸引,于是(shi)开始了对(dui)城市的(de)探索,同时这也是(shi)我(wo)拿起相机开始拍摄的(de)动机。
在拍摄《SHANGHAI 20XX》这一系列的(de)过程中,我(wo)喜欢把拍摄时间(shijian)多数集中在夜间或者是(shi)傍晚清晨的(de)magic hour时间(shijian)段,原因是(shi)通常这样的(de)时间(shijian)去拍摄城市会比白天时间(shijian)段获得更多的(de)颜色层次和更饱满的(de)氛围感,当然这也和我(wo)当初白天时间(shijian)需要在公司(gongsi)(gongsi)上班有关。而对(dui)于拍摄对(dui)象,下到上海的(de)街道,上到城市高处的(de)风景,甚至城市任何不为常人(ren)所知的(de)一隅都可以是(shi)我(wo)拍摄创作的(de)场所。但不同于单一的(de)城市人(ren)文纪实与城市风光拍摄,我(wo)努力在照片中结合这两种拍摄概念,并加上一定的(de)创意表达,由此希望照片能形成我(wo)个人(ren)的(de)摄影风格。对(dui)我(wo)来说,希望我(wo)所拍摄的(de)上海不仅能展现如今这个时代日新月异的(de)变化,同时也能保有一些未来、当下与过去的(de)呼应,这也是(shi)我(wo)把这一系列命名为《SHANGHAI 20XX》的(de)原因。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在上海的(de)摄影师,上海的(de)城市题材一直是(shi)我(wo)感兴趣并且可以触手可及的(de)内容。而对(dui)于城市本身,海纳百川的(de)上海也是(shi)可拍内容题材非常多的(de)城市。后续我(wo)会持续拍摄并且更新这一系列。相信只有对(dui)这座城市始终保有热爱,探索和记录的(de)脚步就不会停下。

摄影师简介
陈宇辰,独立摄影师,现居上海。擅长拍摄的(de)主题有城市探索,旅行,建(jian)筑,自然风光,创意,环境人(ren)像等。Instagram官方认证摄影师,ins上十大最值得关注的(de)华人(ren)摄影师。作品曾在国家地理摄影展展出。作品收录于adobe公司(gongsi)(gongsi),adobe中国摄影计划官方合作摄影师。2019年10月在成都东郊记忆举办个人(ren)展览《城.视(shi)》。

“澎湃新闻(xinwen)/视(shi)界”发起“上海相册”项目,旨在梳理、挖掘上海摄影师群体代表性作品,从宏观、微观层面呈现给读者一系列关于上海各时期、各领域的(de)影像,并通过与上海作家这一群体的(de)合作,收集撰写属于上海的(de)故事,以此碰撞出一种关于城市发展脉络新的(de)表达方式和观看角度。(本文来自澎湃新闻(xinwen),更多原创资讯(zixun)请下载“澎湃新闻(xinwen)”APP) 责任编辑:高剑平 校对(dui):张亮亮 澎湃新闻(xinwen)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xinwen),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wo)要举报 关键词 >> 上海相册,陈宇辰,于是(shi)
上海相册,陈宇辰,于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478人留言! 共有:478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