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没头脑和不高兴》作者去世 友人追忆老人生前点滴

《没头脑和不高兴》作者去世 友人(ren)追忆老人(ren)生前点滴

“任溶溶老先生是(shi)一个‘可大可小’的(de)人(ren)”

他(ta)是(shi)童心永驻的(de)快乐“老顽童”,也是(shi)“没头脑”和“不高兴”之父。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任溶溶,9月22日凌晨在上海辞世,享年100岁。

“我(wo)和任老认识好(hao)多年了。对(dui)他(ta)的(de)去世我(wo)很难过。唯一安慰的(de)是(shi)最想自由自在的(de)他(ta)是(shi)安然离世,不用每天24小时戴呼吸机了。”9月22日下午,上海市作协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在她(ta)心目当中,任溶溶老先生是(shi)一个“可大可小”的(de)人(ren)物,他(ta)著作等身,文学水准极高,还是(shi)高级别的(de)美食家和大绅士。

老顽童

他(ta)的(de)为人(ren)就像小孩一样

上世纪80年代,秦文君在《少年文艺》做编辑,她(ta)在那时认识了任溶溶老师。“他(ta)是(shi)一个‘可大可小’的(de)人(ren)。他(ta)的(de)文学创作有很高的(de)水准,但是(shi)他(ta)的(de)为人(ren)就像小孩一样,时常穿着一个格子衬衣,跟我(wo)们(men)什么话都说,就像老朋友那样亲密。有时他(ta)突然有个想法,想给我(wo)写一句话,就一个字条传了过来。他(ta)的(de)心态很像老顽童。”

秦文君称,她(ta)小时候就看过任溶溶的(de)儿童文学作品《没头脑和不高兴》,那时就觉得他(ta)是(shi)一位让人(ren)非常敬仰的(de)作家。“后来我(wo)自己有了女儿,我(wo)们(men)两代人(ren)都喜欢任老师的(de)书。我(wo)女儿戴萦袅小的(de)时候,任老师有了新书就亲笔题字后给她(ta)寄过来。慢慢地,我(wo)女儿也成了一名作家,加入了中国作协会员。”

秦文君还清晰地记得,那是(shi)2019年9月份,96岁高龄的(de)任溶溶与31岁的(de)戴萦袅来了一场主题为“‘没头脑和不高兴’的(de)他(ta)遇到了‘小熊包子’的(de)她(ta)”文学对(dui)谈。在秦文君看来,任老愿意和一个比他(ta)小65岁的(de)小作家对(dui)谈,这再次体现了任老是(shi)一个“可大可小”、与孩子们(men)能打成一片的(de)人(ren),他(ta)有大师一样的(de)宽阔胸怀。

阅读广

5岁入私塾 自学日语和意大利语

在那次对(dui)谈中,任老给戴萦袅创作的(de)新书《小熊包子》题了字,两人(ren)都讲到了阅读与写作话题。任溶溶说,他(ta)5岁进私塾,识了许多字就开始看连环画,读旧式章回小说。进小学一年级已经会用文言文作文。到了小学三四年级,开始读开明书店出版的(de)儿童读物,如叶圣陶的(de)《稻草人(ren)》《文心》,还有翻译的(de)《木偶奇遇记》《宝岛》等。抗战爆发后,任溶溶在英国人(ren)开办的(de)雷士德中学学习,高年级同学里有地下党员,介绍他(ta)读进步书籍。那时他(ta)读了刚出版的(de)《鲁迅全集》后深受影响,很多事情都遵照鲁迅先生的(de)教导去想。

任溶溶自此爱上了新文学,他(ta)读了大量的(de)中外语言学书籍及古典文学作品,后来他(ta)又爱上苏联文学和俄罗斯文学。他(ta)的(de)英语是(shi)在学校学的(de),俄语是(shi)请俄罗斯人(ren)到家里教的(de),意大利语和日语则是(shi)自学的(de)……这些都为任溶溶从事外国文学翻译工作打下了坚实的(de)基础。

对(dui)谈会上,戴萦袅则称她(ta)幼时读了大量的(de)儿童文学,喜欢安徒生、王尔德的(de)童话,安德鲁·朗格的(de)《彩色童话集》,还有就是(shi)任老的(de)译著。任老翻译的(de)芬兰童话《魔法师的(de)帽子》,构建(jian)了一个清新、纯净的(de)北欧童话世界,里面的(de)人(ren)物译名也非常有趣味:小木民矮子精、小嗅嗅、小吸吸、某甲、某乙……还有任老的(de)《随风而来的(de)玛丽阿姨》:神奇保姆玛丽阿姨,轻轻松松就能驾驭“熊孩子”;她(ta)乘东风而来,又随西风而去,把班克斯家的(de)孩子们(men)带上奇幻之旅。

戴萦袅读了这些书后意犹未尽,她(ta)查到任老还曾翻译了续篇《玛丽阿姨回来了》,又请母亲秦文君去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的(de)资料室,借来了已经绝版的(de)书。不同于很多书的(de)续篇有“续貂”之嫌,这本书的(de)续作很是(shi)精彩,里面还有几首儿歌。二十年过去了,任老幽默的(de)翻译风格,戴萦袅依然记忆犹新。

创作外

是(shi)一位高级别的(de)美食家

任溶溶还表达了对(dui)儿童文学的(de)热爱,儿童文学是(shi)大文学的(de)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shi)一个新兴的(de)文学。正因为历史短,古典儿童文学数量有限,且质量也很难与大文学比拟。他(ta)期待儿童文学的(de)新作家们(men)能有大作品陆续出现。他(ta)老了写不动了,儿童文学的(de)担子就拜托年轻作家了。

秦文君向北青报记者表示,生活里的(de)任老,是(shi)一位高级别的(de)美食家和大绅士。“他(ta)会告诉我(wo)哪家超市里面有好(hao)吃的(de)东西,他(ta)回家下厨是(shi)怎么搭配的(de);他(ta)喜欢到哪里吃早餐,哪里的(de)午餐好(hao)吃,他(ta)都会向我(wo)推荐。”秦文君称,有一次她(ta)还特意去了任老说的(de)那些餐厅打卡,想象着任老是(shi)如何在这里度过美好(hao)的(de)餐桌时光的(de)。

后来任老重病卧床,戴萦袅将任老讲过的(de)那些好(hao)吃的(de)饭店里的(de)美食打包带到他(ta)家里。此时戴着呼吸机的(de)任老已不能正常进食,看着让人(ren)心里很难过。“现在这位大师永远地离去了,我(wo)们(men)非常地不舍。唯一安慰的(de)是(shi)最想自由自在的(de)他(ta)安然离世,不用每天24小时戴呼吸机了。”秦文君说道。 文/本报记者 张恩杰 【编辑:陈文韬】

美媒:今年以来已有超22万美国人(ren)死于新冠病毒

郑艺:让人(ren)民过上更好(hao)生活是(shi)中国政府奋斗目标

只此青绿,中国“双碳”雄心背后的(de)山河梦

“想一下”就能解密?“特朗普解密法”共和党内引争议

那些失眠的(de)年轻人(ren),长期熬夜会怎样?

克宫:“部分动员期间将征召100万人(ren)”是(shi)谎言

秋分日 丰收节 正是(shi)一年最美时

“栓Q”被小学生写进作文 网络流行语会影响规范表达吗

躲过雪糕刺客却没躲过酸奶土匪?你(ni)会为高价酸奶买单吗

充29.9元得100元话费?多个App存在消费陷阱

今日秋分丨恰是(shi)人(ren)间好(hao)时节

小岛康誉:“精绝国”是(shi)如何重见天日的(de)?

空间站与“卡脖子”,中国在警醒中争取“逆袭”

美联储年内第五次加息,鲍威尔讲话释放新信号

日本地方议会反对(dui)安倍国葬:这将强制国民表达哀悼!

一百家子拨御面:老味道挖掘文化新“IP”

对(dui)话丨王岚嵚:渴望有朝一日能身披国家队(dui)战袍

“十四五”老年人(ren)口将超3亿 “老有所养”如何保障?

任溶溶,秦文君,任老师,雷士德,小作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293人留言! 共有:293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