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大时代】滁州:变革发源地再当货币时代先锋 一桥通达长三角发展快车道

编者按:“大时代需要大格局,大格局呼唤大胸怀。”党的(de)十八大以来,中华民族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de)伟大飞跃。胸怀“国之大者”,踔厉奋发,变革性实践、突破性进展、标志性成果在中华大地不断涌现,人(ren)民对(dui)美好(hao)生活的(de)向往不断变为现实。为立体展现各地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践行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的(de)生动实践,央广网特别策划推出《大时代》系列主题报道,邀您和我(wo)们(men)一起走进城市深处,感受十年巨变,看各地不负伟大时代、筑梦追梦绘就的(de)壮美画卷。

央广网滁州8月31日消息虽然已年近八旬,但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ren)严金昌每天依然忙碌着。“和你(ni)们(men)聊完,下午我(wo)还要为来研学的(de)游客宣讲,要让更多的(de)年轻人(ren)了解历史,珍惜现在的(de)生活。”在采访中,严金昌口齿清晰,思维缜密。

44年前,他(ta)与村里17位乡亲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摁下红手印,实施“大包干”,中国农村改革从此拉开序幕。2016年4月25日,在小岗村考察的(de)习近平总书记感慨道:“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de)事,变成中国改革的(de)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de)标志。”

如今的(de)小岗村,村容干净整洁,乡村产业兴旺,不少乡亲们(men)流转了土地、开起了农家乐,收入有了保障。而它(ta)所处的(de)滁州市也在“敢闯敢试、敢为人(ren)先”的(de)“大包干”精神指引下,以持续的(de)改革精神锐意进取,地区生产总值近十年间连跨1000亿元、2000亿元和3000亿元三个台阶。

今天,这座曾因欧阳修《醉翁亭记》而名扬天下的(de)城市,不仅有“山水之乐”,更有“产业之乐”,成为安徽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de)“桥头堡”。

由“分”到“合” 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再探发展新招

8月中旬,虽已立秋,但小岗村依旧炎热。记者见到60岁的(de)程夕兵时,他(ta)正满头大汗在田里忙着浇灌,脸庞晒得黝黑。

2016年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小岗村主持召开农村改革座谈会时强调:要坚持把解决好(hao)“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加大推进新形势下农村改革力度,加强城乡统筹,全面落实强农惠农富农政策,促进农业基础稳固、农村和谐稳定、农民安居乐业。总书记的(de)这番话,让以种地为生的(de)程夕兵备受鼓舞,干劲十足。


多年以来,部分农民承包地块由于历史原因四周界限模糊,权益归属不清,困扰现代农业发展。“没开展土地经营权确权之前,我(wo)家只有37亩土地。因为地少,再怎么折腾,每年也只有几万块的(de)收入。”程夕兵告诉记者,转机来自于2015年7月,小岗村在全省率先颁发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这让程夕兵在土地上有了“大胆闯、大胆试”的(de)空间。“最初家里人(ren)并不看好(hao),但是(shi)我(wo)坚持住了。随着这几年收入稳定提高,现在他(ta)们(men)也开始支持我(wo)扩大规模。”

现在,程夕兵经营的(de)土地流转面积已达近700亩。在他(ta)的(de)仓库里,插秧机、播种机、收割机等农机一应俱全,种植机械化率几近百分之百。今年夏天,程夕兵家的(de)小麦获得大丰收,产量和单价都是(shi)历年来最高,仅这一季小麦纯利润就有十几万元。

当年为了“吃饱饭”,“大包干”将小岗村的(de)土地由“合”到“分”,现在将“小田”合成“大田”,让机械化操作、打造高标准农田有了“用武之地”。多年一直关注改革的(de)严金昌认为,这“分分合合”正是(shi)改革一直在路上的(de)生动体现。

近十年来,滁州以抓小岗而促全市,探索出众多特色鲜明的(de)“滁州经验”、全国亮点。2015年5月,滁州天长市被确定为全国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试点,170个村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农民对(dui)集体资产实现“既监督、又当家、还分红”;2016年8月,滁州定远县成为第二批全国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试点县;2021年,滁州以全国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整市试点和国家级农村改革试验区建(jian)设(she)为抓手,通过改革盘活土地资源、培育乡村人(ren)才、吸引资本下乡。

不断推进的(de)农村改革,为滁州乡村产业振兴打下了坚实基础。

2018年底,小岗村田园综合体高标准农田项目开工,这是(shi)小岗国家农业科技(keji)园区重要组成部分。依托于高标准农田的(de)规模化种植,小岗村建(jian)成全国唯一坐落在村级的(de)国家级农业科技(keji)园区。园区核心区规划面积4.2万亩,按照田园综合体、农产品(chanpin)加工产业园、现代园艺产业园、循环农业产业园、智慧农业示范园“一体四园”功能布局。目前园区已吸引一大批粮食深加工企业(qiye)入驻,不少食品的(de)高端系列产品(chanpin)在小岗村研发和生产,并先后建(jian)立国家面制品研发技术中心1个、省级博士后科研工作站4个、众创空间和孵化器5个。

今年上半年,又有12个乡村振兴示范创建(jian)重点项目在小岗村集中开工,总投资35亿元,涵盖智慧农业、健康食品、乡村旅游等多个领域。

以“百亿小岗”为“龙头”,滁州正加速绿色食品深加工产业布局,目前已经引进项目129个,总投资规模821.17亿元,投资额居安徽省第2位,八宝粥、小面包这些为人(ren)熟知的(de)休闲食品,如今已经贴上“滁州制造”。

琅琊山“亭满意” 环滁如今皆产业

一座琅琊山,半部滁州史。

欧阳修的(de)千古名篇《醉翁亭记》让世人(ren)知晓了滁州的(de)深秀山水,也让滁州与亭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近几年,滁州以“亭”冠名,提出打造“亭”好(hao)滁州的(de)城市名片和“亭满意”营商环境服务(fuwu)品牌,为企业(qiye)提供最好(hao)的(de)营商环境。经过几年的(de)实践,如今的(de)琅琊山下已是(shi)环滁皆产业。

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安徽分院副院长张涛是(shi)一位“新滁人(ren)”。“我(wo)是(shi)北方人(ren),从2011年建(jian)院开始,就在滁州生活。这十年,总部多次让我(wo)回去工作,我(wo)都婉拒了。因为在滁州,我(wo)能找到干事创业的(de)氛围。”

张涛告诉记者,一直以来,滁州在全国智能家电领域占据不小的(de)份额,但面对(dui)激烈的(de)行业竞争,转型升级成为摆在各企业(qiye)面前一道“必考题”,“滁州的(de)企业(qiye)答得还不错!”

作为家电行业的(de)专家,张涛认为,滁州虽然是(shi)一个内陆城市,但是(shi)这里的(de)人(ren)“敢闯敢试、敢为人(ren)先”,不墨守成规,对(dui)新生事物充满了求知欲,这让产业的(de)升级发展有了基础。

截至2021年末,滁州智能家电产业已集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qiye)113家,当年实现产值同比增长26.5%。经过这一轮的(de)产业升级,滁州已成为全国唯一集中国家电及装备制造业基地、国家家电设(she)计与制造特色产业基地、国家新型工业化家电产业示范基地于一身的(de)“国字号”家电产业基地。

家电是(shi)滁州的(de)传统产业,光伏则是(shi)滁州近些年“无中生有”发展起来的(de)新产业。

2016年,凤阳县引进了第一家光伏玻璃企业(qiye),从此打开了滁州光伏产业发展的(de)聚宝盆。短短几年,光伏产业多家上中下游龙头企业(qiye)相继落户滁州。截至2021年12月,滁州已建(jian)成、在建(jian)、已签约开展前期工作和在谈光伏产业重点项目59个,总投资1974亿元。在2021中国光伏行业年度大会上,滁州明确提出将顶格推进打造世界光伏产业基地的(de)战略目标。

从家电产业的(de)逆势而上到光伏产业的(de)从无到强,滁州的(de)秘诀在哪里?

滁州市发改委四级调研员董大育告诉记者,按照“亭满意”营商环境服务(fuwu)品牌要求,滁州树立了“长三角地区能办的(de)事我(wo)们(men)都能办”的(de)理念,“企业(qiye)吹哨,部门报到”已经成为常态。

2022年2月起,滁州市政务服务(fuwu)中心在安徽率先推行365天“不打烊”,与长三角40个城市116项政务服务(fuwu)事项实现跨区域通办,186个事项实现全国网上跨省通办。“企业(qiye)上市需要的(de)二十多个证明,市企业(qiye)服务(fuwu)中心经常主动服务(fuwu)、‘一站式’完成,这让不少企业(qiye)对(dui)‘滁州态度’‘滁州速度’十分满意,坚定了他(ta)们(men)深耕滁州的(de)信心。”滁州市投资促进局副局长黄海说。

营商环境的(de)构建(jian),也为滁州造就了一大批懂招商、懂经济的(de)干部。从2014年起,滁州市每年组织40个招商小组,深入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地区走企业(qiye)、看项目。

滁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陈耀光是(shi)第一批招商小组成员。长期从事质量技术监督工作的(de)他(ta),在招商引资方面曾是(shi)一个“门外汉”。为完成角色转变,他(ta)不断向同行请教,深入学习相关知识,最终赢得不少企业(qiye)的(de)信任。陈耀光说:“招商引资的(de)感受概括起来主要就是(shi)要对(dui)企业(qiye)‘爱、诚、实、信’。现在我(wo)已回到老本行,但在与企业(qiye)打交道的(de)过程中还是(shi)一直坚持这种态度。”

黄海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2014年至今,8年的(de)坚持,滁州已培养了数百名在招商一线历练过的(de)干部。即使他(ta)们(men)当时招商没有成果,但是(shi)这段潜下心研究产业、了解企业(qiye)的(de)经历,让他(ta)们(men)回到本职工作岗位后能有情怀、有能力为企业(qiye)着想,不说外行话,不做外行事,在各个领域为企业(qiye)发展提供帮助。”

跨“界”发展演绎双城记 加速融入长三角

“滁州与南京隔河相望,大桥通车前,桥面窄,路况差,经常拥堵,下班高峰期光在桥面就要堵半个多小时。”从2018年起帮助父母在南京经商的(de)邓文秀,现在依然住在汊河,每天往返滁宁两地通勤。前几年,让她(ta)最为头痛的(de)就是(shi)出行问题,特别是(shi)过汊河大桥。“今年5月大桥拓宽通车后,现在开车上桥都不用减速,三四分钟就能到对(dui)岸。”邓文秀说。

作为安徽东向发展的(de)“桥头堡”,身处南京和合肥两大都市圈核心层的(de)滁州,有着地理上的(de)独特优势(youshi)。2018年11月,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这给滁州注入了新机遇。融入长三角,首先要缩短空间距离,让居民享受公共服务(fuwu)同城化便利。

邓文秀所说的(de)汊河大桥,是(shi)连接滁州来安县与南京江北新区的(de)重要跨省通道。多年来,由于两地相邻,像她(ta)这样“工作在江苏的(de)安徽人(ren)”不在少数,几乎每日都上演着“双城记”,交通便利对(dui)他(ta)们(men)尤为重要。苏、皖两省联手拓宽重建(jian)的(de)汊河大桥,由原来的(de)双向2车道变为双向6车道,让来往变得通畅起来。而正在建(jian)设(she)中的(de)滁宁城际铁路(滁州段)预计将在2023年开通试运营。

汊河大桥拓宽问题之所以能破冰解决,正源于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实施后跨界合作的(de)转变。滁州市宁滁省际毗邻地区新型功能区管委会副主任王宪亮认为,之前一河两岸分属不同省份,很多重大项目的(de)协调、规划会遇到障碍。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的(de)框架下,顶山—汊河、浦口—南谯等省际毗邻地区新型功能区开始建(jian)设(she),通过打破行政边界自我(wo)束缚的(de)方式,实现跨区域合作发展,助力两地产业发展和生活融合。

“现在,滁州和南京在规划、交通、产业、生态、民生等合作上有了组织和机制保障,破除了以往合作零打碎敲、不成规模的(de)状态。”在王宪亮看来,功能区的(de)建(jian)立为宁滁两地的(de)融合发展打开了新局面。

机遇就是(shi)战鼓,激活发展活水。滁州围绕建(jian)设(she)长三角中心区现代化城市目标定位,以省际毗邻地区新型功能区为突破口,以省际产业合作园区为支撑点,加快融入长三角。

“滁河是(shi)皖、苏的(de)省界河,对(dui)岸就是(shi)南京江北新区的(de)生物医药谷。”汊河镇党委副书记贾乾威说,随着产业发展空间供不应求,江北新区现在常常推荐扩充产能的(de)项目来一河之隔的(de)汊河投资。目前,汊河已有两百亿级新材料领域项目开工,三个10亿元项目在建(jian),跨“界”发展态势如火如荼。

与省际毗邻功能区相比,2012年开工建(jian)设(she)的(de)中新苏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shi)滁州融入长三角的(de)“老大哥”,也是(shi)苏州工业园区走出江苏的(de)首个市场化合作的(de)开发园区。

“十年间,滁州和苏州两地不断创新合作机制,已将曾经的(de)一片荒地打造成一座‘产城一体’的(de)现代化新城。”中新苏滁高新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ren)告诉记者,现在园区有上市公司(gongsi)(gongsi)36家,世界500强企业(qiye)6家,引资超800亿元,来自长三角区域项目数占比达76.5%。

“当初我(wo)跟随企业(qiye)只身来苏滁高新区创业,到现在我(wo)们(men)全家生活在这里。滁州良好(hao)的(de)生活和工作氛围深深吸引了我(wo)们(men)。”吝云涛是(shi)中新苏滁高新区一家企业(qiye)的(de)外地高管,他(ta)用定居滁州的(de)实际行动表达了对(dui)苏滁高新区的(de)肯定。

打造宜业宜居的(de)发展环境是(shi)苏滁高新区的(de)定位要求。初建(jian)不久,园区早早就将解决引进人(ren)才后顾之忧提上了日程。“通过比较,我(wo)们(men)从2015年与南京名校琅琊路小学开展广泛合作。”南京琅琊路小学苏滁分校业务副校长高雁回忆,琅琊路小学是(shi)全国百强小学,它(ta)的(de)引进给外来人(ren)才在子女教育上吃了一颗定心丸。

得天独厚的(de)区位、日益便利的(de)交通、开放包容的(de)文化,让越来越多的(de)长三角企业(qiye)和人(ren)才愿意在滁州兴业、发展。“我(wo)经常与南京的(de)政府部门和企业(qiye)打交道,他(ta)们(men)现在对(dui)滁州的(de)发展空间和营商环境都非常认可。”贾乾威说,在他(ta)看来,滁州取得的(de)成绩,与这些年的(de)深化改革、自我(wo)加压密不可分。

“改革就是(shi)要常改常新,才能不断前行。”严金昌说。近十年来,改革创新已经成为滁州发展最亮丽的(de)底色。2022年,滁州迎来建(jian)市30周年,三十而立,常变常新,滁州正青春。

百家读城:

山水之间新滁州

□ 贾鸿彬

仁者爱山,智者乐水。自从欧阳修《醉翁亭记》问世,滁州一直以“在乎山水之间”的(de)风姿雅韵呈现在中国人(ren)文历史的(de)画廊中。因为这篇雄文,琅琊山“蓬莱之后无别山”的(de)美誉尽享天下。而水之于滁州,从“让泉”开始,别具另一番风味。

水是(shi)城市的(de)血脉,历史上的(de)名城,往往因水而生。滁河位于长江左岸,既是(shi)苏皖两省的(de)界河,也是(shi)滁州的(de)母亲河。这条母亲河,如同一条艺术走廊,给滁州带来连绵不绝的(de)人(ren)文景观,荟萃了丰富的(de)历史文化遗存。这些文化遗存时空跨度大,历史意蕴丰厚,它(ta)们(men)定格在滁州秀美的(de)山川中,成为滁州文化的(de)标志。

滁河的(de)支流清流河也是(shi)滁州历史文化的(de)重要载体。滁州古城开埠于隋朝,古城街巷素有“六门、四关、七十二条半巷”之说,如滁州人(ren)耳熟能详的(de)清流街、挑水巷、金刚巷、鲜鱼巷、张家巷。更有广惠桥、上水关、遵阳街、辛弃疾知滁兴建(jian)的(de)“繁雄馆”和“奠枕楼”等历史遗存。它(ta)们(men)漫布西涧河两边,和清流河魂魄相依。

牵手清流河的(de)明湖项目是(shi)滁州绿色发展的(de)“一号工程”,下闸蓄水后,万顷碧波和苍翠的(de)琅琊山相辉映,山水之间新滁州别具风范。如今的(de)明湖湖畔,已完成坝址区园林景观、湖区土方地形塑造、主园路、时尚广场、炫彩绿道、月季园、花海、湿地科普区等园区项目,明湖阁、水秀、庆典广场、二三四号桥梁和驿站、萌宠乐园、水乐园、大明文化园、九桅宝船、南北文化商业街区等配套设(she)施也基本完成。明湖已成为滁州的(de)“城市眼”,它(ta)将与滁河、清流河一道担负着滁州山水城市“水”文化之一极,并与琅琊山一起担当起“水山共融,山水共荣”的(de)新滁州新生态使命。它(ta)是(shi)琅琊山众多景点之外,新成长出的(de)滁州网红打卡地,是(shi)滁州新文化的(de)水能高地。

有品位的(de)城市都有自己的(de)灵魂。“山、河、城、湖”荟萃,是(shi)滁州大江北时代的(de)城市魂,是(shi)文化情怀营造的(de)四维。四维一体的(de)景观体系,让滁州这座古城“在乎山水之间”的(de)风姿更卓越。

从“大包干”到“大扬子”,从“大滁城”到“大江北”,“在乎山水之间”的(de)滁州人(ren),以敢想敢试、敢为人(ren)先的(de)改革精神,努力拼搏,一个经济繁荣、山水相连、生态优美、宜人(ren)宜居的(de)新滁州已鼎立在江淮大地。

(作者系安徽省滁州市作家协会主席)

总策划:张军 于锋

总监制:伍刚 夏凌云

统筹:陶玉德

记者:周然 张宣剑 汪称

编审:陈金莲 王文伟

视(shi)频(pin):周然 张宣剑 汪称 程明 潘龙 陈华斌 【编辑:孙静波】

【寻味中华】徽菜头牌臭鳜鱼:臭恶犹美,皆有所以

人(ren)这一辈子,一定要去一趟重庆

俄给法国巨头“断气”!战后最大能源危机逼近欧洲

家庭一年级入学礼,这种仪式感有必要吗?

假燕窝事件再起波澜!辛巴爆料,刘畊宏道歉!

进口九价HPV疫苗国内适用人(ren)群扩大,打过四价还能再打吗?

他(ta)曾见证苏联“最后时光”,91岁戈尔巴乔夫去世

台湾华航还是(shi)买了16架波音787客机 台媒:难挡政治推销

巴基斯坦遭“史上最严重”洪灾 民众:什么都没有了

9月起这些新规将施行!事关教育、医保、出行

进入雷电天气高发期,如何才能有效防雷?

巴西“洞穴人(ren)”去世 生前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de)人(ren)”

成都街头爱心冰柜水“越取越多”:善良与善良双向奔赴

“羲和”探日成果正式发布 共创下5个国际首次

“幽灵刹车”引安全担忧 特斯拉或面临集体诉讼?

美国政府9月2日将暂停免费在家核酸自测计划

失控进食怎么办?国际最新研究称脑刺激辅助治疗或能改善

图阻警方查阅手机搜证 黎智英申请覆核被驳回

光伏产业,滁州,富农政策,历史意蕴,东向发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293人留言! 共有:293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